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若蓮喪子 Yuk-lin's son suicide

事旨聲明, 我既不批鬥恭喜若蓮喪子的人, 也不批鬥恭喜劉曉波的人
在我的立場上, 幸災樂禍雖然不是美德, 但也不是罪行.
我會容忍他們有這樣的言論自由.

當然人人心中的一把尺都不同, 那也是無可厚非,
有些人覺得那些言論不能容忍, 我也尊重他們的立場.

但我極之厭惡的是雙重標準的道德觀,
一方面為恭喜若蓮喪子的人辯護, 另一方面郤不忿恨恭喜劉曉波的人, 那種行為很令人討厭.
反之亦然, 在有人恭喜若蓮喪子時大肆譴責喊打喊殺, 郤在有人恭喜劉曉波龜縮不敢作聲, 那種行為也很令人討厭.
不幸地, 本屆特首也是雙重標準的人之一.

只是一句恭喜句子, 換來特首公開譴責, 一大班議員要求捉人, 一些校長打算封殺整個教大,
甚至會有閉路電視畫面流出,
不明內情的話, 甚至會以為那些人是推若蓮的兒子落樓的兇手.

毫無疑問地, 全都是過火了.

不過這麼一來, 公眾的視線就轉移.

正常來說, 公眾的視線應該放在什麼地方?
就算說我冷血, 我也要指出, 蔡若蓮身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成員,
郤無能力阻力自己的兒子自殺.
明知兒子有情緒問題, 非但沒有花更多時間去照顧兒子
郤仍不理會民間對她的質疑去接受教育局副局長一職.
令其兒子增加很多不必要的壓力.

她是否適合教育局副局長呢?
我沒有子女, 所以不管香港教育制度有多差都不關我事.

你可以現在駡我冷血, 或者等你的子女踏上蔡若蓮兒子的同樣命運後再來駡我冷血.
因為那時我肯定不只一句恭喜那麼善良了.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摩天輪 Ferris wheel

先說一個真實事件.

在北區曾經有一間網吧, 業主表示租約完成之後, 會改為租給一間髮廊.
髮廊老闆跟網吧老闆說要買下鋪內加建的裝修如廁所馬桶之類, 叫網吧老闆不用還原.
誰不知, 髮廊老闆在租約完的前一天, 告訴網吧老闆他不會付錢, 網吧老闆有本事拆掉那些裝修.

網吧老闆把事件放上了facebook, 大批網民義助那位網吧老闆, 結果一天時間就把那些裝修拆掉了.
成為一時之佳話.

跟摩天輪有什麼關係?

香港中環的摩天輪也疑似出現同類事件, 舊的營運商投標失敗, 政府把摩天輪用地交給新的營運商.
可是新舊營運商在摩天輪的買賣上談不成, 以致舊營運商要拆掉摩天輪才交還土地.

本來新舊營運商談判不成, 雙方多少都有責任,
不過舊營運商發現新營運商明明只是一間成立不足一年, 並只以一元資本成立的空殼公司.
舊營運商會質疑新營運商是否想騙免費摩天輪也無可厚非,
網民立即陰謀論地認為政府協助那空殼公司去騙免費摩天輪, 不然正常一間空殼公司會連入標資格都沒有.

新營運商也表示無懼舊營運商拆卸摩天輪, 更聲稱自己有能力重建更高技術的摩天輪云云.

結果在林鄭月娥的競選團隊的盛智文斡旋下, 新舊營運商終於達成協議,
不過商業協議詳情一定不會公開了, 只是連政府會不會私下給予新營運商一些好處來換取新營運商出高一點價錢就也不會公開了.
無論如何, "重建更高技術的摩天輪"已經不存在...

其實那個摩天輪拆不拆我也不會坐, 作為花生友, 沒能看到新營運商面對一片空地來重建摩天輪實在可惜.

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義勇軍進行曲 March of the Volunteers

還記得初中音樂科考試, 選了用牧童笛奏義勇軍進行曲.
那不是什麼愛不愛國, 那是因為在芸芸考試項目中最簡單的一個.

幸好那是很久之前的事, 如果在將來, 以我的音樂造藝, 考完試就要被拘捕.

香港人有多尊重義勇軍進行曲呢?
在港英時期, 能一字不錯地說出義勇軍進行曲的香港人不會很多,
尤其香港出生的一代, 會"起來起來起來"之後不接"今晚大家不想去街"已經很好了.
不過對英國國歌其實更差, 至今我仍是"個個揸住個兜"

愛國的話, 有沒有國歌法也會打從心底裡肅然起敬.
不愛國的話, 即使不做出藐視行為也不見得會很尊重.

國歌法本來是防止中港球賽噓義勇軍進行曲的情況,
但以現屆政府的撕裂態度, 大可以做到北韓人金正日的標準, 聽到國歌不哭崩就是犯法.
反正現屆政府的選擇性執法, 不管法例多麼嚴也不會害到自己人.

可是, 將義勇軍進行曲唱得太肉緊也不太好,
在習大大的英明管治下, 若有人唱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竟然有身同感受的情緒.
豈不是對習大大侮辱~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鳩 Hato

颱風是香港人打工仔心情最矛盾的一件事,
一方面希望打風可以休息一下, 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颱風殺傷力太大做成死傷.
今次"鳩"襲港, 是就正是令一眾香港人認真擔心的級別.

先談譯名, 天文台的官方譯名是"天鴿",
但這個名是日本改的, 而Hato的日文漢字就是"鳩"
只是鳩向來就廣東話的粗口諧音字, 官方譯名會避諱也是無可厚非的.
民間就隨興啦, 這次的颱風很強勁, 所以大可以稱為颱風勁鳩了.

只是香港也有不少"戰地記者", 總是要跑去危險的地方為大家報導.
加上香港的網絡發達, 災情有多嚴重轉瞬間全香港都知道了.
也許是大家都心知這個颱風的威力不少, 大多人都避免出外,
死傷人數反而比平常少了, 也許戲水遇溺的人被大浪吞噬了, 連屍骨也找不到吧.
可能要過幾天才有確實的傷亡數字了.

反而在香港旁邊的澳門, 傷亡數字比香港多一點,
主要是因為澳門當局大概不知道某位姓李的富豪開始撤力場,
到上班時間也只停留在三號風球, 大批打工仔仍要冒風上班, 做成混亂.
再加上大停電, 令市民難以從網絡和電視上接收風暴消息, 也令情況更為嚴重.

澳門的境況也很值得香港借鏡.
上班時間才掛八號風球的問題, 香港的"不和諧反對派"鬧到嫌了, 所以今次天文台也不敢怠慢.

而大停電的主因是澳門主要依賴中國南方電網, 中國南方電網停電已有前科,
今次他連自己跟據地也搞不定, 澳門就等更久了.
而中國南方電網正正是早年香港政府研究買電的公司, 那個時候已經提過中國南方電網供電不穩定的問題.
香港還要不要跟中國南方電網買電呢?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釘槍 nailer

本來公私兩忙下, 這個沒有人看的網誌由得它荒廢就算.
但香港實在是一個太刺激的都市, 今次這一單事件實在令人忍不住要寫寫.

事源民主黨一位成員, 林子健聲稱自己被人擄走, 並且虐打.
更在記者會上展示了被釘槍釘過的傷勢.

事件令全香港人關注, 有人認為是中央政府的指示, 有人認為是其他人假借中央名義去做,
當然也有人認為是他自殘來屈中央政府.

事隔數日, 警方高調拘捕了林子健, 理由是他虛報被人擄走.

同日, 傳真社找到閉路電視片段指找不到林子健被人擄走的證據.
但當中也有疑點, 在兩段閉路電視片段中, 林子健忽然變成了一個戴著鴨舌帽, 太陽眼鏡和口罩的神秘男子.
網民只能從衣著和行路姿勢去判斷那人是否真的是林子健.

不幸地, 傳真社找到閉路電視片段既找不到林子健被人擄走, 也找不到林子健拿出鴨舌帽, 太陽眼鏡和口罩的情況.
假設林子健真的被人擄走, 擄走他的人奪去他的衣物, 扮成林子健的樣子去行到閉路電視前, 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若會做到這一步, 擄走者肯定是特工級的了.

就是因為有疑點, 網民中仍有不少是相信林子健真的被人擄走過.

再者, 假設林子健是一個智力正常的人, 一個智力正常要自編被人擄走的故事,
"案發地點"會選擇在不論何時都有人行來行去旺角嗎?
若是自編自導自演, 一定是先給自己一些理由去人跡稀少的地方, 報稱自己在人跡稀少的地方被擄走, 免得警方找到自編自導自演的證據.
若要換裝讓人以為自己被擄走, 更換衣服也是常識吧.

當然, 一句林子健是傻的就可以解決了. 反正我能接受"民主黨成員是傻的"這個論點.

只能說, 一流的偵探小說會是強力部門有預謀地, 安排一個身型相近的戲子扮林子健來擾亂警方
九流的偵探小說就是林子健扮被人擄走, 郤又錯陋百出, 一下子就被警方查出來.
我從心底裡希望不要讀到九流的偵探小說啦.
只是現實不是人人都有小說家的智慧了,

但實在的, 以目前市民能看到的證據, 仍不能說服我事件是林子健自編自導自演.
希望警方能提供更多證據, 因為若一個市民被人擄走虐打,
警方郤只憑一些帶主觀成份的證據將原告變被告, 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化學武器 Chemical weapons

幾年前, 美國一直在指控敍利亞蔵有大殺傷力武器,
但一直也拿不到實質證據出來.

而在中俄的反對下, 聯合國即使有實質證據也不會動得到巴沙爾, 何況沒有.

近年敍利亞完全地進入內戰狀態, 不只有政府軍和反對軍之爭,
加上伊斯蘭國的入侵令局勢更混亂.
可是不管怎混亂, 一直以來沒有生化武器的影子.

而隨著上年美國, 俄羅斯和伊朗的各自行動下, 局勢平靜了一點,
巴沙爾也拿了不少地方的控制權, 這個時候才動用化學武器有點不智.

更不智的是, 隨著侵侵當上美國總統, 美國本來傾向淡出敍利亞的戰爭,
但這一個化學武器完全地令局勢大變.

侵侵在上任後很心急做了很多事, 敍利亞問題對他本來不是一個問題
可是在化學武器攻擊之後, 他是完全沒有bullshit就直接出手了,
連放一放什麼議案上聯合國讓中俄反對的虛偽工作也不做了.
甚至明明有跟習近平會面的正面事也擱在一邊, 炸了敍利亞才算....

原來美國如此橫蠻地出手會招至不少衛道之士反對.
可是敍利亞政府用化武在先, 一般人也不會大肆評擊了.

反過來, 美國炸完俄羅斯的盟友後, 還可以批評俄羅斯沒有迫敍利亞銷毀化武....

事到如今, 世界各國的政府恐怕要重新估算敍利亞的局勢,
還有重新制定面對又狠又狂的侵侵政府的外交政策了.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薯片 Potato chip

薯片叔叔正式退休了, 雖然有傳"阿爺"會給他一些安慰奬的,
不過一日未有正式公佈, 一日就聽聽算了.

今屆特首選舉, 薯片叔叔可謂盡心盡力,
在民意上毫無疑問地大大領先, 看市民熱情的態度, 比起前幾任特首都過之而無不及.
但始終是小圈子選舉, 結果跟民意無關.

更不幸的是, 一位明明在政府工作多年的人, 竟然被指是不獲中央信任, 勾結外國勢力等低能指控.
更可悲是有人批評他想以民意要脅中央,
但其實表現好的人自然有人支持, 若被"廢青"譏笑幾下就沒民望的實在好打有限.
何況中央若果對幾位候選人沒意向, 由民望最高的人當選自然也不會有意思.

只是"官商鄉黑"有意向嘛, 一個重視民望的特首上台, 恐怕為明節保身而不敢同流合污.
反之, 一個沒民望的特首上台, 上台已經是負民望, 跌下去也沒什麼感覺呢.
今次薯片叔叔不是輸在中央對他不相任, 而是輸在既得利益集團對他不相任.

加上泛民的死亡之吻加持下, 更令既得利益集團擔心薯片叔叔會偏向市民大眾.
所以建制派可謂上下一心的投奶媽一票.

不過薯片叔叔最後選不到, 讓一些香港人反而心寛了.
因為奶媽是"Devil you know", 抗爭的可以繼續抗爭, 反對的可以繼續反對.
如果薯片叔叔嬴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歷史沒有如果啦, 這一刻就讓薯片叔叔Hea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