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呂麗瑤 Lui LaiYiu

首先我不會打#metoo, 因為實際上我也沒有被性侵過.
像我這樣的男子被性侵的可能性是極低的.
反而我被指性侵妙齡少女的機會反而更高.

呂麗瑤事件上, 是真是假我就不胡亂評論.
別說十年前的事, 就是是十日前發生, 如今也難以提交客觀證據.
法庭要判決也只能靠當時人證供,
從Facebook的供詞來看, 如果上到法庭入罪的機會是極高, 就算其實事情沒有發生過.

很多人重點放在教練有沒有犯法, 女生是誠實可靠等等.

但那不應是重點, 重點是體育界如何管理教練與未成年運動員之間的關係.
那不是一個半個教練的問題, 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
正如呂麗瑤所說, 她是因為美國的女運動員公開被性侵事件, 她才會選擇公開.

教練與運動員之間要有一定信任, 教練指示運動員做什麼動作,
運動員不了解有什麼用處也得照做, 未成年運動員就更加難以分別那些行為是為運動還是另有居心.

若教練立心不良, 要性侵一點難度也沒有.

所以美國那一邊就開始檢討一個機制去減少教練與運動員獨處一室的時間,
那不只是保護未成年運動員, 同時也是保護教練.

老老實實, 作為一個直男, 為有一個甜美可愛的少女按摩, 單憑意志去保持理性?
一個教練悠悠長十幾廿年的教練生涯, 只要有一分鐘輸給慾望, 就立刻玩完了.

就算把持得住, 也難保未成年運動員誤以為自己被性侵, 教練是"水洗都唔清"



若有一個機制去保護未成年運動員免被性侵, 其實同時也是保護教練免被屈性侵.
 
不過呢, 要做到確保教練與運動員在訓練期間必有第三者在場要多花很多資源了.
如何取捨是另一個問題了.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何志平 Ho Chi Ping Patrick

何志平作為中國與非洲之間的超級聯繫人, 早前在美國被捕了,
就知到超級聯繫人其實也不容易做.

何志平只是一隻卒仔都幾近百分之一百的人都肯定了,
不少人估何志平背後的中央政府, 因為何志平尚算是有頭有面的.
不是普通民間組識可以請得到, 所以背後至少有黨員也是正常不過.

一黨專政也不如一團如氣, 唐朝明明是一個皇帝專政也有牛李黨爭的歷史.
所以同是共產黨郤有不同派系也不是奇怪事.

何志平被捕一事上, 就可以看一股反習勢力在暗中活動.

老老實實, 中央政府如果要收買非洲某國政要, 那需要刻意跑到美國去.
中國境內也可以, 就算非洲某國政要對中國有點戒心, 香港也可以輕易地擔當中國洗錢中心的角色.

即使香港有CAC, 但沒有獨立的CAC當然不會查中共收買非洲某國政要的案件.
反過來說, 若今次何志平行賄是要繞過習大大的耳目, 美國明顯是最好地點了.

從美國的態度也可見一斑, 今次拘捕在侵習會之後不太久.
正常來說, 那是侵習會中美反面之後的反擊.

但侵習會人人可見, 基本上是客客氣氣的, 而且侵侵身為美國史上最透明的總統,
若對中國有什麼不滿早早就在twitter上公佈了.
肯定不會無聲無色地咬習大大一口.

反過來, 那是在習大大的要求才出手的機會反而更高.
中國外交部連懷疑一下美國有沒有真憑實據的言論也不說, 只是提點中國人在國外要"守法".
可想而知習大大對何志平被捕一事上完全沒有不滿.

無論如何啦, 何志平是死定了.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一地兩檢 one location, two border controls

香港政府的官方用語是"co-location arrangement".
不知道是他們的英文不好還是有所隱瞞, arrangement一詞實在太空泛.
例如香港大球場被拆掉起樓, 香港足球隊借用深圳足球隊的球場做主場, 也是一種"co-location arrangement"
又例如, 深圳的醫院租借香港的醫院為大陸人治病, 也是一種"co-location arrangement"

用joint checkpoint 比較易明, 不過我就覺得香港政府不用簡單易明的英文詞彙是因為有所隱瞞.

一用joint checkpoint, 外國人就會問, 香港跟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嗎? 為什麼要有checkpoint?

九七之前, 香港是英國領土, 中國人要去英國領土當然要檢疫, 反之亦然.
九七之後, 變成了同一個國家的領土, 本應自由出入, 但神奇地兩地海關仍然保留了.

保留的原因表面上是因為一國兩制, 但這個世界連兩個不同的國家之間也可以達成免除出入境檢查, 例如著名的神根公約.

就算是一國兩制, 要免除出入境檢查其實一點難道也沒有. 反正基本法只剩下一條叫"人大說了算"

更甚的是, 中港邊境不是單單檢查一下那麼簡單, 由於大陸中國人要到香港困難重重, 香港中國人要到大陸簡便得多.
做成兩地人民不公平的現象. 彷彿香港中國人是高等一點.
同時也令不少大陸中國人千方百計要拿一個香港人身分.

中港矛盾不少是建基於香港中國人是高等中國人的不公平待遇.
尤其是中國錢多了之後, 一些大陸中國人更覺得香港中國人不值得有特殊待遇.
例如香港中國人有錢可以到深圳購物, 大陸中國人有錢想要到香港購物就被當洪水猛獸.

可是中港矛盾越來越深之後, 香港人更抗拒大陸中國人, 海關檢疫分隔香港人跟大陸人更是理所當然.

所以當要興建高鐵的時候, 香港政府只有一地兩檢和兩地兩檢的方案, 而從來都沒有免除出入境檢查的方案.
若要說快捷方便, 怎麼說也是免除出入境檢查最方便.

港獨分子支持中港分隔我是明白的. 但由有高鐵到今時今日, 竟然沒有一個愛國議員提出免除出入境檢查的方案.
一方面在說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 中国很強大, 做中国人很驕傲等等等,
另一方面又不敢問為什麼由中国的一部分去中国的另一部分要做出入境檢查.
怪不得常有傳言說中央政府覺得香港的建制派是養不熟的傢伙, 不能委以重任啦.

不過, 香港不能獨立嘛, 香港的愛國議員不具獨立思考能力也是正常的.
總之中央政府覺得一地兩檢好, 香港政府就會覺得一地兩檢好, 然後愛國議員就會覺得一地兩檢好.

反正不能隨便來香港的, 一定不是中央官員的親屬吧.
我們繼續把中国人分開等級也不關我的事了.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若蓮喪子 Yuk-lin's son suicide

事旨聲明, 我既不批鬥恭喜若蓮喪子的人, 也不批鬥恭喜劉曉波的人
在我的立場上, 幸災樂禍雖然不是美德, 但也不是罪行.
我會容忍他們有這樣的言論自由.

當然人人心中的一把尺都不同, 那也是無可厚非,
有些人覺得那些言論不能容忍, 我也尊重他們的立場.

但我極之厭惡的是雙重標準的道德觀,
一方面為恭喜若蓮喪子的人辯護, 另一方面郤不忿恨恭喜劉曉波的人, 那種行為很令人討厭.
反之亦然, 在有人恭喜若蓮喪子時大肆譴責喊打喊殺, 郤在有人恭喜劉曉波龜縮不敢作聲, 那種行為也很令人討厭.
不幸地, 本屆特首也是雙重標準的人之一.

只是一句恭喜句子, 換來特首公開譴責, 一大班議員要求捉人, 一些校長打算封殺整個教大,
甚至會有閉路電視畫面流出,
不明內情的話, 甚至會以為那些人是推若蓮的兒子落樓的兇手.

毫無疑問地, 全都是過火了.

不過這麼一來, 公眾的視線就轉移.

正常來說, 公眾的視線應該放在什麼地方?
就算說我冷血, 我也要指出, 蔡若蓮身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成員,
郤無能力阻力自己的兒子自殺.
明知兒子有情緒問題, 非但沒有花更多時間去照顧兒子
郤仍不理會民間對她的質疑去接受教育局副局長一職.
令其兒子增加很多不必要的壓力.

她是否適合教育局副局長呢?
我沒有子女, 所以不管香港教育制度有多差都不關我事.

你可以現在駡我冷血, 或者等你的子女踏上蔡若蓮兒子的同樣命運後再來駡我冷血.
因為那時我肯定不只一句恭喜那麼善良了.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摩天輪 Ferris wheel

先說一個真實事件.

在北區曾經有一間網吧, 業主表示租約完成之後, 會改為租給一間髮廊.
髮廊老闆跟網吧老闆說要買下鋪內加建的裝修如廁所馬桶之類, 叫網吧老闆不用還原.
誰不知, 髮廊老闆在租約完的前一天, 告訴網吧老闆他不會付錢, 網吧老闆有本事拆掉那些裝修.

網吧老闆把事件放上了facebook, 大批網民義助那位網吧老闆, 結果一天時間就把那些裝修拆掉了.
成為一時之佳話.

跟摩天輪有什麼關係?

香港中環的摩天輪也疑似出現同類事件, 舊的營運商投標失敗, 政府把摩天輪用地交給新的營運商.
可是新舊營運商在摩天輪的買賣上談不成, 以致舊營運商要拆掉摩天輪才交還土地.

本來新舊營運商談判不成, 雙方多少都有責任,
不過舊營運商發現新營運商明明只是一間成立不足一年, 並只以一元資本成立的空殼公司.
舊營運商會質疑新營運商是否想騙免費摩天輪也無可厚非,
網民立即陰謀論地認為政府協助那空殼公司去騙免費摩天輪, 不然正常一間空殼公司會連入標資格都沒有.

新營運商也表示無懼舊營運商拆卸摩天輪, 更聲稱自己有能力重建更高技術的摩天輪云云.

結果在林鄭月娥的競選團隊的盛智文斡旋下, 新舊營運商終於達成協議,
不過商業協議詳情一定不會公開了, 只是連政府會不會私下給予新營運商一些好處來換取新營運商出高一點價錢就也不會公開了.
無論如何, "重建更高技術的摩天輪"已經不存在...

其實那個摩天輪拆不拆我也不會坐, 作為花生友, 沒能看到新營運商面對一片空地來重建摩天輪實在可惜.

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義勇軍進行曲 March of the Volunteers

還記得初中音樂科考試, 選了用牧童笛奏義勇軍進行曲.
那不是什麼愛不愛國, 那是因為在芸芸考試項目中最簡單的一個.

幸好那是很久之前的事, 如果在將來, 以我的音樂造藝, 考完試就要被拘捕.

香港人有多尊重義勇軍進行曲呢?
在港英時期, 能一字不錯地說出義勇軍進行曲的香港人不會很多,
尤其香港出生的一代, 會"起來起來起來"之後不接"今晚大家不想去街"已經很好了.
不過對英國國歌其實更差, 至今我仍是"個個揸住個兜"

愛國的話, 有沒有國歌法也會打從心底裡肅然起敬.
不愛國的話, 即使不做出藐視行為也不見得會很尊重.

國歌法本來是防止中港球賽噓義勇軍進行曲的情況,
但以現屆政府的撕裂態度, 大可以做到北韓人金正日的標準, 聽到國歌不哭崩就是犯法.
反正現屆政府的選擇性執法, 不管法例多麼嚴也不會害到自己人.

可是, 將義勇軍進行曲唱得太肉緊也不太好,
在習大大的英明管治下, 若有人唱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竟然有身同感受的情緒.
豈不是對習大大侮辱~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鳩 Hato

颱風是香港人打工仔心情最矛盾的一件事,
一方面希望打風可以休息一下, 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颱風殺傷力太大做成死傷.
今次"鳩"襲港, 是就正是令一眾香港人認真擔心的級別.

先談譯名, 天文台的官方譯名是"天鴿",
但這個名是日本改的, 而Hato的日文漢字就是"鳩"
只是鳩向來就廣東話的粗口諧音字, 官方譯名會避諱也是無可厚非的.
民間就隨興啦, 這次的颱風很強勁, 所以大可以稱為颱風勁鳩了.

只是香港也有不少"戰地記者", 總是要跑去危險的地方為大家報導.
加上香港的網絡發達, 災情有多嚴重轉瞬間全香港都知道了.
也許是大家都心知這個颱風的威力不少, 大多人都避免出外,
死傷人數反而比平常少了, 也許戲水遇溺的人被大浪吞噬了, 連屍骨也找不到吧.
可能要過幾天才有確實的傷亡數字了.

反而在香港旁邊的澳門, 傷亡數字比香港多一點,
主要是因為澳門當局大概不知道某位姓李的富豪開始撤力場,
到上班時間也只停留在三號風球, 大批打工仔仍要冒風上班, 做成混亂.
再加上大停電, 令市民難以從網絡和電視上接收風暴消息, 也令情況更為嚴重.

澳門的境況也很值得香港借鏡.
上班時間才掛八號風球的問題, 香港的"不和諧反對派"鬧到嫌了, 所以今次天文台也不敢怠慢.

而大停電的主因是澳門主要依賴中國南方電網, 中國南方電網停電已有前科,
今次他連自己跟據地也搞不定, 澳門就等更久了.
而中國南方電網正正是早年香港政府研究買電的公司, 那個時候已經提過中國南方電網供電不穩定的問題.
香港還要不要跟中國南方電網買電呢?